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起點-第一七八章 蘇雅找男友可兒受重用熱推

Home / 現言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起點-第一七八章 蘇雅找男友可兒受重用熱推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苏雅突然好几天没有来云舒院玩儿了,国松给她发消息,她总是说有事情,国松也不再理她,语舒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管她。
这天周六中午,苏雅打电话让国松将大铁门打开,她要进来,国松听她来了,就有些兴奋,牵着思语去接她。
他们来到花园,苏雅已经走进花园,她前面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子,穿着一身蓝色牛仔服,正张开双臂说:“这园子真漂亮,苏雅以后我也要买个园子送你。”
苏雅笑着说:“嗯,我喜欢,谢谢你!”
苏雅看见了国松,就将男孩子介绍给他:“哥哥,这是张扬,我同学。”国松赶忙说:“你好!欢迎来玩。”
苏雅又将国松介绍给张扬:“这是我最喜欢的哥哥———国松!”张扬随意的点了一下头,转头问苏雅:“苏雅,我跟你哥哥,谁更帅一些?”
苏雅笑着说:“你们两人都帅,我都喜欢!”
张扬笑着说:“如果让你选一个呢?”
苏雅笑着说:“可是你让选的,你不许恼,那肯定是哥哥更帅!”
张扬就有些不高兴,苏雅说:“我说了你不许恼,你看你又不高兴了!”
国松一看苏雅找了男朋友,心里就不高兴,这男孩子又这么没有教养,心里更不舒服,脸就阴沉下去了,苏雅和张扬还在争争吵吵的,国松转身说:“苏雅,你是来跟哥哥秀恩爱呢,还是向我炫耀你有男朋友了?有人陪你玩了!你不必去我家了,你去玩儿吧!没想到你的品味这么低!”
国松这话一说,苏雅当时愣住了,她不知道是继续进去呢,还是退出去,她是受宠惯了的,哪里受过这种气?当场蹲下去就哭了,思语赶忙过来喊她姑姑,用小手帮她擦泪。
张扬站在旁边笑着说:“你还哭,你看看你口口声声念叨的哥哥,素质有多差劲儿!”
苏雅突然站起来,擦干眼泪,大声的说:“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滚!你给我滚快一点!”
张扬抱头鼠窜般的跑了出去,语舒看他们半天没有进去,以为他们在花园玩儿,她抱着念舒也来到花园,她没有看到苏雅发脾气,就看见苏雅蹲在地上哭,思语在旁边哄,语舒一下就笑了。
她说:“国松,怎么又惹妹妹生气了?你看你连我们小暖男都不如,他在哄姑姑,你也哄哄妹妹不行吗?”
无敌萌妻限量版 章鱼丸子
国松头一扭,负气地说:“我不哄她!你问她犯了什么错误?她恋爱了,还带着男朋友来羞辱我。”
语舒笑着说:“妹妹找个男朋友,至于你气成这样吗?快哄哄。”
军夫请自重
她就走向苏雅,把念舒放在地上站住,她来扶苏雅起来,邀请苏雅去家里洗洗脸,苏雅站起来了,却不跟她走,她说:“哥哥不要我了,他让我滚!”
语舒笑着说:“他不对,哪有让妹妹滚的!走,姐姐请你去家里玩儿!”
苏雅偷眼看国松,国松还在扭头生气,语舒笑着说:“国松,快过来,妹妹是专门试试你,是不是真喜欢她呢,真喜欢妹妹,就会包容她,原谅她。”
国松说:“不能原谅她,她背着我找男朋友!”
苏雅一下笑了,跑过来问国松:“哥哥,你并不是因为张扬不好,是因为我找男朋友才生气,对不对?“
国松点头说:“是的,你找男朋友为什么不跟我说?”
语舒一下笑了,说:“妹妹找男朋友,凭什么给你说?”
苏雅伸手来拉他手,国松赶忙缩手躲避,嘴里说:“你的手,张扬已经牵过了,不纯洁了,别碰我!”
苏雅噗嗤一声笑了:“我还没跟男人牵过手呢!纯洁着呢,这该行了吧!我这一辈子肯定找不到男朋友,我的手不知道被你牵过多少回,别的男人肯定嫌我不纯洁!”
国松也笑了,就伸手牵过苏雅,帮她擦去眼泪,苏雅扭头拉上思语朝里面走,嘴里说:“不理你,你老是欺负我。”语舒在后面对着国松做了个鬼脸,国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是一次很小的矛盾,尽管,后来大家都不提了,三个人心里终于明白了一个事情:国松,是真的爱苏雅。但是,三个人的心态不一样:苏雅想试一下她在国松心中到底有多重要,通过他的表现,苏雅知道国松已经深爱着她,她心里特别甜蜜,她特别聪慧,从此以后,再也不提找男朋友的事情,每天有时间就来陪着国松,没来云舒院,总会跟国松微信聊聊天;语舒知道因为长期一起玩耍,国松对苏雅还真的动了感情,但是,她不说破,因为,有苏雅跟国松交往着,国松就不会跟别的女孩子来往;国松通过这件事,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苏雅,也知道苏雅是爱他的,所以,他后来对她特别好,经常送苏雅一些小礼物,苏雅总是珍藏着它们。
这样,他们三个人就保持着一种默契,都不捅破这层窗户纸,互相友好相处着,语舒心里也不着急,反正国松也还是爱着她,苏雅就成了他们一个家庭成员。
这天青梅和心雨回总公司开会,会议结束,语舒留她们两人吃饭,三个女人一起去红都酒吧喝酒,青梅和心雨知道语舒专门招待她们两个,肯定想说说知心话,也就不提出来再叫别人。
酒菜上桌,三个好朋友共同举杯,连喝两杯,语舒邀请她们吃菜,笑着说:“可怜的三个女人,原本都想追求美满幸福的爱情,结果弄得伤痕累累。”
心雨说:“语舒,你想过没有,人死了为什么要么埋进土里,要么,烧成灰?”
青梅和语舒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就看着她,等她的下文,心雨说:“那是因为我们将原本纯洁的肉体搞得肮脏不堪,有了罪恶感,只好让它毁灭!化为灰烬,变成泥土,所以,我们都是有罪的。”
语舒笑着说:“真看不出来,心雨还悟道了,你说的很对,我经常看我初中时的照片,那才是冰清玉洁,你们看看现在的我,我自己有时候都嫌弃自己,可是,有什么办法?”
邪肆老公缠上门
青梅笑着说:“我跟心雨都是被生活所迫,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语舒纯属自己作,把自己作成今天的样子。”
语舒笑着说:“谁说不是?可是,人生又不能反着过,如果能重来,子豪第一次向我表白,我就直接答应他,大学毕业就嫁给他,也许我就很幸福美满呢!”
心雨说:“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你们还是离婚了,你看子豪啥都好,就是缺少生活情趣,也亏了嘉悦爱她,把他当宝贝,放你,你早都跟他离了,你现在有什么不好,爱情、婚姻、家庭和事业,你都丰收了!我们羡慕你呢!”
语舒笑着说:“你们不知道,国松精神出轨了,至少一半精神出轨了。”她就将那一天花园发生的事情告诉给青梅和心雨。
青梅说:“男人就那样,不过,你总要给他表现的突破口,北森对北辛的关爱,也不那么纯洁,那种关心不亚于对女朋友,你还说不出,你看北辛看他的眼神,整个是女朋友看情人的眼神。”
心雨笑着说:“你们就知足吧!国松和北森就不错了,他们就是思想开会儿小差,也很正常,既就是出轨了,你们也知道对手是谁,还有,有这两个小东西吸引着他们,也免得他们去外面招花惹草,我们新宝,你以为他不花心?他现在已经是总工了,下面管着一大帮女博士,女研究生,这些女人花花肠子也多着呢,新宝就跟一个叫安妮的女员工,交往比较密切,我装着不知道而已。”
语舒笑着说:“还是要时不时的提提醒,以免婚姻大车跑翻了。”青梅和心雨笑着点头。
语舒就说:“家务事不说了,我们说说工作上的事情,你们那里近半年的房屋销售问题还是大呀!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好销售经理的人选,你们想不想要?不想要,我就派给尹莉莉。”
心雨赶忙说:“我们正缺一个好的销售部经理,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语舒说:“韩可儿!这可是个能干的女人。”
青梅和心雨说:“你不是不喜欢她吗?怎么又想重用她?”
语舒笑着说:“你们不了解,这是磨练培养她,真正不喜欢的人,我都会赶他们走。”然后她把她检查看到的情况告诉给青梅和心雨,然后说:“你们想想,整整三年,我把她放在那里,不闻不问,任谁都会像闫东一样叛逃,她却兢兢业业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这样的人才可是难得。”
青梅和心雨也很佩服可儿,就答应要她。语舒就给可儿打电话,让她来红都酒吧。
可儿来后,语舒把提拔她去石家庄分公司任销售部经理想法一说,问她愿不愿意去,可儿笑着说:“只要宋总裁让我去,我就愿意,而且,一定把事情办好!”
青梅和心雨看她很有信心,也非常高兴,就说欢迎她去他们公司,可儿从此就开启了她开挂的人生。
语舒笑着对可儿说:“希望你继续保持吃苦耐劳的精神,能够继续保持对公司的忠诚。”
可儿笑着说:“别的我不认,我就认你,是你发现了我的才干,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只效忠你,为白总和吴总效力,我把自己的后半生与你们绑在了一起,所以,请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语舒、青梅和心雨感到非常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