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txt-第六百八十九章 美少婦憐星的戀愛展示

Home / 科幻小說 / 优美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txt-第六百八十九章 美少婦憐星的戀愛展示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小仙女离开后,墨非一个人留在大明京城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玩的了,于是想找点其他事情做。
墨非想到了,他来这个武侠世界这么久,可都一直还没有见过号称女人之中的至强者,移花宫怜星邀月呢!
因此,他便找来了移花宫。
只不过墨非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来便有人给他发福利——移花宫二宫主怜星,正在洗澡。
搞得墨非还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怜星这也未免太客气了。
他受不起,受不起啊!
在山下温汤之中的怜星,黑发如瀑,面容透着如蓝天暖玉般的白皙,气质超凡脱俗,仿佛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子。
黛眉如画,琼鼻瑶柱,菱嘴微弯,身形婀娜。
在靡靡水雾之中,怜星扬起清冽的池水,忽然间开口道:“阁下未免也太小家子气,要看,何必偷看?何不到我面前来,大大方方的看?”
墨非摸了摸鼻子。
下一刻。
他的身影跨越几十丈的空间,出现在了怜星的面前。
“这可是你要我当着你的面看的,可不能怪我。”墨非道。
呐,大家都看到了,是她自己要求的,说实话,像这种要求,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怜星:“……”
她发现,这个人不仅轻功有点意思,脸皮厚度更是可谓天下无敌了。
我开口的意思,是让你正大光明的看吗?
只不过是揶揄你罢了。
你特么还当真了……
怜星伸手扬起一抹水花,一甩手,朝着墨非袭去。
那一抹水花,在怜星手中,瞬间化身为杀人利器。
携带了明玉功真气的水花破空而来。
墨非敢保证,即使小仙女所言的唐门暴雨梨花针,也绝对没有怜星这随手一挥的威力更大。
“不愧是怜星宫主,武功和寻常江湖人士,早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墨非感叹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即使是像古三通和朱无视这种在绝世高手之中也属于非常厉害的任务,应对的敌人如果是怜星的话,墨非都能预见他们悲惨的下场,不出二十招,就得被怜星打残。
不然移花宫也不会在江湖上地位超然,成为一个禁忌话题啊,实在是邀月和怜星两个人实在是太bug了。
或许也就是只有武当派的大宗师张三丰和剑神燕南天,才有资格和邀月怜星放对。
墨非的身影如同幻影般,极速后退,躲避怜星射出的水花儿。
倒不是怜星这真的厉害到了他都不能抵挡,只是他总得给怜星穿上衣服的时间吧?
不然真的把怜星激怒了,那就不好搞了。
毕竟他来移花宫,又不是为了和怜星战斗的,而是为了搞她的。
逼退了墨非,怜星芙蓉出水,身姿妙曼,莲步飘逸,仿佛如凌波踏浪而出,再落地之时,她身上已经穿上了宫装长裙,
娇柔无骨的纤腰,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那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是令人怦然心动。
再加之一双灵秀动人的双眸,神采非常,顾盼生姿,看上去仿若仙女踱云而来一样。
“你这登徒子,为何擅闯我移花宫?”怜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墨非,说道。
老实讲,邀月和怜星,无疑都是颜值党,就因为江枫长得帅,所以两个人就喜欢上了人家,特别是邀月,因为江枫不喜欢她,就因爱生恨,非常搞死人家不可,简直莫名其妙。
墨非感觉,不管那江枫长得再帅,他墨非难道还会次于他不成?
果然。
看怜星的态度就知道了,长得帅果然是有好处的。
如果偷看怜星洗澡的人是魏无牙,那么墨非感觉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怜星走遍天涯海角,也非要杀了魏无牙不可!
“见过怜星公主。”墨非朝着怜星拱了拱手,笑道:“在下行走江湖之时,听闻移花宫的怜星、邀月二位宫主,乃是天底下最美丽动人的女子,无可媲美者,所以在下特来采花。”
“噗嗤!”怜星被墨非的说辞给逗笑了,道:“到移花宫来采花?你怕是天底下胆子最最大的采花贼了,不对,是天底下胆子最最大的人了!”
“即便是各国皇帝、权贵,无论再怎么好色,也没胆子这么干啊!”
“他们不敢来移花宫,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鲜花也需要雨露的滋润,一朵带刺的玫瑰花,只要她自己愿意让人摘取,又有什么人能阻止呢?”墨非笑道:“就是不知道,怜星宫主你这朵花,允不允许我摘取呢?”
“如果你在我双十年华,情窦初开的时候来,或许我可能还真的愿意与你共坠爱河,可惜啊,你来得晚了,我的心已经瞒了,容不下其他的位置了。”怜星笑道。
“怜星宫主所说的,莫不是昔日有‘天下第一美男子’、‘世上第一大好人’美誉的「玉郎」江枫?”墨非道。
怜星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了,她眸光涌动着煞气:“你是如何知道的?”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想知道,自然也就知道了。”墨非耸了耸肩,道:“不过恕在下直言,怜星宫主你是自我感动太甚。你不过就是见了江枫一面,见他长得非常帅,你又没怎么见过男人,于是就馋他身子罢了,这根本算不上爱情,这叫做见色起意。”
怜星:“……”
她有点想打死眼前这人的冲动,神特么见色起意!
关键她还觉得墨非说得挺有道理的。
其实到如今,她连江枫长什么模样,都忘得差不多了。
时间能够消磨掉的东西太多了,更何况她只是和江枫见了一面,彼此之间根本没有感情可言,甚至江枫都不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暗恋他。
“看起来,你对这种事情似乎非常有经验啊,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爱情?”怜星道。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但是一个人的努力就绝对不叫爱情。你护着微弱的灯火,在雪地里冒着凛冽的寒风踽踽独行,只为给雪地另一头,在温暖如春之地追风引蝶的他送去一点光明。当你来到他身边,送上你辛苦守护的火光时,他却只是轻蔑一呵——灯灭了。灯碎了。你看着他四季如春,明明一步之遥触手可及的距离,你的身周,冰雪狂舞。”
墨非轻笑道:“人是最复杂的动物,认清一个人决不可简单化,而要耐心、细致、深入,经过相当的时间、各种不同的事故和场合。初见时容易感情冲动,单凭印象,只看见对方的优点,看不出缺点,便是与同性朋友相交也不免如此,对异性更是常有的事。感情激动时期不仅会耳不聪,目不明,看不清对方;自己也会无意识地只表现好的一方面,把缺点隐藏起来。”
“我觉得找一个爱情的伴侣,不在于找一个全无缺点的对象,而是要找一个双方缺点都能各自认识,各自承认,愿意逐渐改,同时能彼此容忍的伴侣。此点很重要,不然即使一开始勉强在一起了,后来才发现有些缺点双方都能容忍;有些则不能容忍,日子一久即造成裂痕。”
怜星细细的咀嚼墨非的话,良久,她才晒然一笑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吧,我对江枫根本算不上爱情,只不过是一时见色起意。”
“只可惜你能说服我,却不可能说服得了我那倔强的姐姐。”
“这有什么可惜的,如果不能说服邀月宫主的,或许我可以选择睡服她?”墨非道。
怜星:“喵喵喵?”
“如果你真能做到,那我可就佩服你了!”怜星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江枫和我与姐姐的关系了吧?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敢乱传的?不然我姐姐能灭了他满门。”
“实不相瞒,这是在下从仁义无双江别鹤大侠的府邸上,偷听来的。”墨非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反正江别鹤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诬陷他怎么了?
江别鹤曾是“玉郎”江枫的书童,叫做江琴,为了荣华富贵出人头地,出卖待他同兄弟的江枫行踪给邀月,害得江枫和花月奴惨死,双胞胎儿子花无缺和小鱼儿也沦落为邀月的棋子。
之后,江别鹤为躲避江枫义兄燕南天的追杀,还诱燕南天进恶人谷中,燕南天因此中伏重伤。
害死江枫等人后,江琴改名江别鹤,一步步打拼成人人敬仰的“仁义无双大侠”。为人处世表面上温文尔雅仁义无双,与人相处时令人如沐春风,实际上佛口蛇心,城府极深,八面玲珑。
“原来是江别鹤泄了底嘛。”怜星点了点头,叹道:“如果被我姐姐知道了,那江别鹤就死定了,死得会很惨。”
“算了,我自顾不暇,想这个干什么!”怜星将目光看向墨非,说道:“现在,你要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束手就擒呢?”
“我为何要束手就擒?”
“你偷看我洗澡不算,还知道了我移花宫的大秘密,难道你以为自己还能竖着走出移花宫?”怜星眨了眨眼睛说道。
“来了移花宫,我就没有想着过离开。”墨非说道:“怜星公主,我知道你为人善良,不像邀月宫主那么偏激,难道你不是一直想阻止邀月宫主那荒唐的计划吗?让花无缺和小鱼儿决斗,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难道你真的打算让你视若亲子的花无缺死在兄弟小鱼儿手里,或者让花无缺杀了小鱼儿,再由邀月宫主告诉花无缺,他杀的人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兄弟?这无疑会让花无缺痛苦一生的。”
萬福 金 安
“你都知道了什么?”怜星笑吟吟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说道:“你不要以为知道了一点莫名其妙的消息,就能来移花宫,挑拨我和姐姐之间的感情。”
“怜星宫主,你错了,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移花宫这个大家庭的,而是来加入你们的。”墨非诚恳的说道:“你和邀月宫主为亲姐妹,其实你也越来越畏惧邀月宫主了吧?她对你表面上说得是姐妹情深,可是姐妹感情这种东西,可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而她又对你做了什么呢?”
“小时候为了跟她抢夺摘桃子,竟然被她一把将你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造成了你左手左腿残疾,这叫你的好姐姐?她喜欢江枫,江枫却从来没有对她表示过爱意,结果她就认为江枫薄心薄幸,非要以最残忍折磨江枫一家,你觉得这样对吗?”
“我来,就是来帮你改变邀月宫主的。不如,你帮我睡服她,从此以后,你当姐姐,乾坤独断,让她也尝一尝被人欺负的滋味?”
“听起来挺有意思,我差点都被你说动了,很可惜,你看错我了,我不会背叛我姐姐的。”怜星道:“你……算了,我懒得跟你再说,直接拿下你,审讯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怜星右手轻扬,一条长袖就从她的袖子之中飞射了出来,宛如游龙,携带明玉功真气,直奔墨非面门。
“怜星宫主又何必口是心非?天下女子,就没有不爱惜自己容貌的。邀月宫主她致你残疾,哪怕她是你的姐姐,你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怨怼之心?只不过你姐姐武功更胜你一筹,所以你一直不敢表露罢了。现在不同了,我来了。”墨非道。
“你这人还真会说大话。”怜星伸手一拉长袖,被她长袖卷裹着的墨非,就落到了他的面前,她伸手掐住墨非的脖子,说道:“即使真如你所说,你连我都打不过,也敢说帮我打败姐姐?你知道我姐姐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吗?”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自信还是不会弱于她的。”墨非身上真气一震荡,怜星用来卷裹住他的长袖,便片片纷飞而开。
他伸手,挑起怜星的下巴,由衷的夸赞道:“你真漂亮。”
嫡后无双:拐个夫君是魔王 芸芸众萱
然后,轻轻吻在了怜星的水润红唇之上。
龙州风云 张小邪
怜星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她这是——被人给轻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