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75章 京都,血雨腥風分享

Home / 其他小說 /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75章 京都,血雨腥風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我连他们3个的尸首都找不到,连他们到底是被烧死的,还是被烟给闷死的都不知道……”
“从那之后便只剩下我一人经营这家旅馆了。”
“……抱歉。”绪方面露浓郁的歉意。
“嚯嚯嚯嚯~~”糕婆婆轻笑了几声,“不需要道歉哦,我早就释怀了。”
“人本就固有一死。”
“我只是十分好运地晚死了一些而已。”
“虽然外子、儿子、儿媳、孙子都不在了,偶尔会感到些寂寞,但我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每天都有姥姥糕可以吃。”
“时不时地还会有小惊喜出现。”
“就比如今天——如果我昨天死了,我今天就碰不上你这个年轻的帅小伙了。”
“只要继续活着,就能时不时地体会到这种小小的惊喜。”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是很想再活它个几十年的哦。”
“哎呀,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些?是不是影响到你吃饭了?”
糕婆婆的脸上的微笑浮出了几分歉意。
“以前就有客官埋怨过我打扰到他们吃饭了……”
“没有的事。”绪方摇了摇头,“并没有影响到我吃饭。”
说到这,绪方顿了顿。
在沉默了一会后,微笑着放在桌边的那几个姥姥糕努了努下巴。
“糕婆婆,你们老家还有什么特产吗?”
“哦?客官你对这个感兴趣。”
“我对于美食其实一直都挺有兴趣,多跟我讲讲你们老家的美食吧。”
“嚯嚯嚯嚯~~真高兴啊,我已经好久没有碰到像客官你这样主动向我请教我故乡美食的客人了。”
“不过我一个一个介绍的话,可能要讲很长一段时间哦。”
“没关系。”绪方摆了摆手,“我有足足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和你聊天。”
“嚯嚯嚯嚯~~”糕婆婆投向绪方的目光微微闪烁,“客官您可真温柔啊……好嘞!那我就一样一样地给你介绍吧!”
就在糕婆婆正准备一样一样地给绪方介绍她家乡的美食时——
喀啦啦啦……
旅馆的大门被缓缓拉开。
“请问您这儿还有空房吗?”
一道中气十足、充满磁性的中年男声自被拉开的大门处响起。
听到这道耳熟的声音,绪方的瞳孔微微一缩。
猛地循声猛地转头朝旅馆的大门处望去。
旅馆的大门处,站着大量身穿特殊黑色制服的武士。
站在最前排的那名中年人面带英气,浑身正气——正是有段时间没见的长谷川平藏。
而以长谷川平藏为首的几人挡住了绪方的视线,因此绪方没能看清这长谷川平藏的身后到底还站着多少名部下。
但据自己的目测,长谷川平藏身旁、身后的官差数量,最起码也在20人以上。
见着长谷川平藏后,绪方下意识地抬手朝放在自己身侧榻榻米上的大释天与大自在探去。
但手才刚刚伸出,绪方便猛地想起了什么。
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糕婆婆后,绪方将本已探向自己的刀的手又缩了回来。
长谷川平藏也是这般。
长谷川平藏与他身旁的今井等干部认出绪方后,也下意识地将手探向左腰间的刀。
但手才刚刚抬起,长谷川平藏便看了一眼糕婆婆——随后像绪方那样将手又缩了回去。
同时向身旁的今井等人打手势,示意他们不要紧张,更不要拔刀。
没有注意到绪方和长谷川他们的这些小动作的糕婆婆满面激动。
“嚯嚯嚯嚯~~今天婆婆我可真是幸运啊,有这么多客人光顾。”
“本店还有空房哦,不过房间的数量有些不够,可能不够你们全部人入住。”
“没关系。”长谷川摇了摇头,“我们可以几个人挤一间房。只要有个可以过夜的地方就够了。”
“好嘞!对了——请问你们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有。”
“方便的话,要在这里用膳吗?”
“……那就有劳了。”
……
……
在长谷川平藏领着他的这堆部下进屋时,绪方特意数了数长谷川平藏等人的人数——包括长谷川平藏在内,共有23人。
人数比上次在龙野藩追击木下琳那会要少上许多。
“那个……客官。”糕婆婆面露歉意地朝绪方说道,“不好意思,请问您介意这些客人坐到您的旁边吗?”
“不介意。”绪方微笑道,“多几个人来陪我聊聊倒也不错。”
见绪方同意,糕婆婆立即喜笑颜开。
而前来坐到绪方身侧的人,也不出绪方所料——是长谷川平藏。
长谷川平藏领着他的几名部下坐在了绪方的旁边。
长谷川他们人数虽多,但挤一挤的话,倒也能在1楼的餐厅这儿勉强全数坐下。
糕婆婆很快就准备好了长谷川所点的菜肴并将其全数端了上来。
即使是糕婆婆这样的乡野村姑,也看得出来长谷川等人是官差——毕竟除了官差之外,不会再有人身着这种整齐划一的制服。
按捺不住自己好奇心的糕婆婆,忍不住询问着长谷川等人的身份。
而长谷川也不做任何的隐瞒,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们是哪个官署的官差,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得知这帮人是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眼前的这名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长谷川平藏后,糕婆婆面露惊喜之色。
“您就是‘今大冈’长谷川平藏大人啊!”
“没想到婆婆您竟然知道在下啊……”长谷川微微一笑。
“当然!京都的那帮说书人,可是总是在说你的故事啊!”
“我记得长谷川大人您所统辖的官署专门缉查盗窃犯和纵火犯,对吧?”
“没错。”长谷川点了点头。
“在缉查盗窃犯和纵火犯的同时,也时不时地抓抓杀人犯。”坐在一旁的绪方此时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接话着。
“那么!请问您此次率人前来此地,是来调查天明大火的吗?”
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糕婆婆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长谷川所在的方向前倾。
“嗯?”听到糕婆婆这没头没尾的问题,长谷川直接愣住了。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后,长谷川苦笑着摇了摇头。
“抱歉,我此次前来贵地,并不是来调查天明大火的。”
“天明大火已经是2年前的事情了。”
“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无从查起。”
“而且——天明大火早就已经定案了。”
“是市郊的一座空房因不明原因起火而导致的惨案。”
“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了。”
糕婆婆的脸颊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失落之色。
“可、可是……我听说那场大火灾是人为的……”
“婆婆……”长谷川苦笑了起来,“这些道听途说的谣言当不得真。”
“这也是常有的事情了,每次一出了什么大案,市井之间就会流传起各种各样的传闻。”
“这些传闻基本都只是人们在茶余饭后杜撰出来的。”
“所以婆婆你还是以幕府的通告为准,少听这些不知出处的传言。”
“……说得也是啊。”糕婆婆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微笑。
不过糕婆婆的这抹微笑却带了几分……牵强的色彩在内。
“就算真的要查,过去了2年的时间,也查不到什么东西了……”
“啊,就在这时。”嘴里塞了半个姥姥糕的绪方突然轻声道,“糕婆婆。我现在才发现——这姥姥糕所包着的红豆沙挺多的呢,甜甜的,真好吃。”
“是啊。”听到绪方的这句话,糕婆婆的双眼重新焕发出了些许神采,“我这里的姥姥糕是最正宗的姥姥糕,多吃一点吧。”
“长谷川大人。”绪方将桌上的一块姥姥糕朝长谷川递去,“别只顾着说话,一起来吃一点这姥姥糕吧,味道挺不错的。”
在说道“别只顾着说话”这句话时,绪方特地加重了语气。
听出绪方是话里有话后,长谷川的双眼微微一眯。
道了一声“我不客气了”之后,长谷川将绪方递来的姥姥糕塞入了口中。
在姥姥糕入口的下一瞬,长谷川的眼睛一亮。
“糕婆婆,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吧。”绪方朝糕婆婆微笑道,“跟我好好讲讲你老家——浅井草津的各种特产。”
“嚯嚯嚯嚯~~好!”糕婆婆对于这个话题似乎相当地感兴趣,脸上与眼中重现亮晶晶的光芒。
诡异迷踪:恋上千年王爷 木轻烟
“长谷川大人,有兴趣一起来听听吗?”
“……可以。我刚好也对这种各地美食有些兴趣。”
……
……
与此同时——
京都,某条巷弄之中——
“嗝……”
喝得醉醺醺的年轻武士——古贺七三郎,扶着墙、一点一点地沿着这条巷子朝前挪动着。
因正举办祇园祭的缘故,整个京都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之中。
受到这欢乐氛围的影响,古贺士今晚也稍微喝多了些。
“真难受啊……不该喝这么多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古贺的脸上并没有浮现任何的悔过之色。
为了早点回家休息,古贺选择了这条平常走得并不多的捷径。
这条捷径就只是一条普通的小巷子。
虽说只是条有些偏僻的小巷,但平日里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在这条小巷中行走。
此时此刻,包括古贺在内,便有5人在这条小巷中行走着。
在墙壁的帮助下,古贺有条不紊地缓缓前行着。
就在这时——古贺突然看到前方似乎有人站着不动。
抬眸向前望去。
是一名同样腰间佩着两刀的武士。
这名武士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岔着双脚,拦在古贺的身前。
“干什么?”因喝了酒的缘故,古贺的情绪有些不稳。
古贺用明显的不耐烦语气朝身前的这名拦路的武士接着喊道。
“别挡人家的道!快让开!”
这名武士没有理会古贺的这句话。
只以……一个动作来回应古贺。
这名武士将按在左腰间打刀鞘口的左手拇指一翘,将打刀的刀刃从鞘口弹出,随后缓缓地拔刀出鞘。
打刀刀身所反射出来的寒光,稍稍照亮了这条昏暗的巷弄。
此时此刻,这条巷弄并不只有古贺和这名武士而已。
见这名武士突然拔刀,周围的其他过路人纷纷发出惊呼。
“……看来是个来找我麻烦的人啊!”面对突然拔刀的这名武士,古贺丝毫不惧。
感到酒稍微醒些了的古贺,一边将自己的打刀也缓缓拔出,一边说道:
“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清学馆的三席——古贺七三郎!”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来谋财,还是单纯地来害命。”
“但碰上我算你倒霉!”
“放马过来……”
古贺的这句“放马过来”的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说出,他身前的这名武士便以远超古贺想像的速度猛地前蹬到了古贺的身前。
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地想挥刀朝身前的这名武士砍去。
但古贺的刀都还没来得及抬起,这名武士的刀刃就已经划开古贺的脖颈了。
大股大股的鲜血自古贺的脖颈喷出,溅满了旁边的墙壁。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一刀将古贺斩毙后,这名武士不做任何的停留,将手中的打刀朝下重重一甩,甩尽刀刃上所附着的鲜血后,快步离开了此地。
只留下那几名刚好正身处这条巷子里内的其他路人不断发出惊恐的尖叫……
……
……
接到市民们的报案后,几名同心迅速赶到了古贺的命案现场。
望着死状奇惨的古贺,这几名同心纷纷感到胃部一阵不适。
“喂!”其中一名同心朝那几名在古贺被杀时,刚好就在现场的市民问道,“你们有看到凶手的长相吗?”
这几名市民纷纷点了点头。
见这几名市民有看到凶手的长相,这几名同心纷纷感到心中一松。
有人目击到凶手的长相——这能让他们查起案来轻松许多。
“得劳烦你们几位待会跟我们走一趟了。”另一名同心朝这几名目击者说道,“需要你们跟我们详细说清凶手的长相。”
这几名目击者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极其明显的不愿之色。
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谁也不想再在这样的深夜里去接受官府的武士们的问话。
尽管心中不愿,但这几名目击者没有一人明确出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毕竟他们也只是平时安分守己的普通老百姓而已,并没有那个胆量去忤逆官府。
就在这几名同心打算将这几名目击者带回他们的官署时,一名同样一副同心打扮的人朝他们这边跑来。
“不好了!三原区那边也出现命案了!一名平民被切开喉咙而死!”
“三原区?”这几名同心纷纷发出惊呼。
三原区恰好就在此地的附近。
一股不详的预感纷纷在这几名同心的心间浮起。
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发生2场命案——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遭遇过这种耸人听闻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