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末日螢火笔趣-第八十九章 月光與少女看書

Home / 科幻小說 / 火熱小說 末日螢火笔趣-第八十九章 月光與少女看書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别墅大厅里,陈凌风自顾自的参观着这座古老的建筑,虽然整体设施有些陈旧,但从做工考究的地毯和精致的室内陈设依然可以看出这里昔日灯火璀璨,繁华若梦的样子。
老管家恭敬的将一些小点心放到大厅的餐桌上,一边招呼陈凌风坐下,一边向他致歉,由于卡尔德诺家族的衰落,这里除了几个跟着梅莉亚父亲的老仆人外,再没有多余的下人。吃的东西也极为简单,只能请他凑合着用了。
对于吃的,陈凌风一直都不太在意,在下面的日子什么都品尝过了,只要不比夜鹰一号上的伙食差就行。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老管家像是介绍自己的孙女一般,慢慢的回忆着梅莉亚小时候的故事。
陈凌风坐在一旁,品着温暖的咖啡,享受着难得一遇的惬意时光。
浓香的苦涩入喉,短暂的让他忘却了这个悲惨的世界和无尽的战斗。
二楼靠窗的房间,梅莉亚坐在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一脸愁容的自己。
没了吴氏集团的参赛经费,这次连比赛都不能参加。
以往能够提供经费资助的也都是些小家族,靠着父亲过去的人脉,他们已经出资帮助过自己,再去找他们赞助,梅莉亚实在有些难以启齿,何况很多家族也像她自己的家族一样,早已没落衰败。
“小姐,晚上不去舞会不行吗?”镜子旁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矮胖妇人拿着梳子问道。
“可兰,这一次我一定要参加,陈凌风是第一个能击败我的人,如果参赛会有很大的机会获胜,为了卡尔德诺家族的荣誉,我决不能放弃。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入赘吧,大不了让那个该死的吴启明占些便宜,我也一定要拿到公民权限。”梅莉亚攥紧拳头朝化妆台上砸了下去。
可兰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家族的兴衰早已和梅莉亚的命运绑在了一起,她不惜一切,哪怕丢掉自己的尊严也要夺回原本属于卡尔德诺家族的一切。
夜晚如期而至,陈凌风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摆弄着梅莉亚提供给他的新武器,一把银色的长剑,鞘身和剑刃上都雕刻着精美的纹饰,说是一件武器倒不如说是一件工艺品。
陈凌风看了看长剑的刃口,有日常保养的痕迹,作为武器的锐利度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眼下也不能奢求些什么,毕竟自己还是逃犯,若是使用星痕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在众目睽睽下露馅了。
“咳咳,骑士,我们该去参加舞会了。”梅莉亚站在楼梯的拐角处,朝陈凌风招手。
今晚的月亮带着迷醉的朦胧色彩,白色的辉光洒在梅莉亚的身上,让她整个人宛如从油画中走出来一般。
过膝的黑色丝质晚礼服轻盈的套在她的身上,肩膀处小巧的吊带衬托着界限分明的锁骨和光滑的肌肤,透着别样的性感妩媚。
肩带下方,晚礼服紧致的收起腰身,胸前的弧形开口恰到好处,内容若隐若现之间结合纤细的蜂腰,绝对是让每一个男人神往的风景。
金色的长发梳成端庄唯美的公主辫垂在脑后,配上粉色绸缎的发带和牵引着月亮辉光的蓝宝石耳坠,又凸显出高贵优雅的贵族气派。
梅莉亚见陈凌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兀自莞尔一笑,双手牵起晚礼服的裙边转了个圈。
背部镂空的设计加上在肩膀处张开翅膀的蓝色蜂鸟纹身,又彰显出她神秘而又独一无二的气质。
在这样的夜晚,任何赞美之词已然无法形容眼前这个不应出现在现实世界中的少女的美丽,所有的光彩在她面前只会黯然失色。
“你个色鬼,看够了吧。”梅莉亚背着手走到陈凌风面前,抬起黑色的高跟鞋使劲踩在了他的脚背上。
陈凌风脚部吃痛,才从恍惚中回到现实。
“可…可以了。”胡乱的回答了一句,陈凌风赶忙低下头装作整理西服的领口。
“这套白色的倒是挺配你的,要是今晚我没有成为别人的新娘就便宜你吧。”梅莉亚朝着陈凌风眨了眨眼睛,一把将他拉了过来,轻轻的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下去。
“嘻嘻,我们该走了。”梅莉亚手指顶在唇上轻笑了两声,独自出了别墅,留下愣神的陈凌风还站在原地发呆。
悬轨列车在公路上疾驰,这一片瑶光城外围的住宅区域虽是能够见到行人和车辆,街边的商社也正常营业,只不过仍是显得有些冷清。
半小时后,前面的公路上出现了一道拦截的卡口,整个将公路截成了封闭的状态。
悬轨列车在卡口边停下,梅莉亚从车上下来,将两张金色的卡片在卡口旁的操纵台上刷了一下。
操纵台的屏幕上显示出怀斯特金色剧场舞会临时通行证的字样,随即操纵台下方打开,弹出两个盒子,里面放着两根黑色的腕带。
梅莉亚回到车上,将一根腕带递给陈凌风戴上。
“这个是做什么的?”陈凌风将腕带扣在手上。
“你可以理解为临时的身份识别装置,跨过这个卡口就是二级公民才能进入的商业娱乐区域。
这个腕带是作为一级公民临时身份识别用的,带有定位系统,只限今晚通行,如果长时间逗留或是试图破坏掉的话,商会的精英士兵们很快就会找到你。”梅莉亚按下悬轨列车上的按钮,列车继续前进,在卡口处扫描过两人手上的腕带后,拦截的围栏也随即打开。
通过卡口后,陈凌风立即感觉到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灯火辉煌的街道,喧闹的人群,以及密集的车流都与之前冷清的住宅区截然不同。
悬轨列车在拐过几个弯道后,停在了金碧辉煌的怀斯特剧场前面。
梅莉亚挽着陈凌风的臂膀,两人刚从车上下来,便立即吸引了周围所有行人的目光。陈凌风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走路都有些不自在,倒是梅莉亚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自然的朝前走着。
进入剧场的大厅,服务生将两人带到了二楼的舞会主会场,这里早已聚集了穿着各式华服的上层人士。
光彩夺目的会场,加上各种宝石的光芒,一时间晃的陈凌风有些眼花。
忽然人群当中一个造型特别的男人吸引了他。
那男人留着一头花哨的头发,黑白参半的西服以及左耳上特殊的闪光吊饰,都在向陈凌风表露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我想今晚你可能真的不用入赘了,或许那个人可以帮到我们。”陈凌风向站在一旁正四顾张望的梅莉亚说道。
“谁?你在这有认识的人吗?!”梅莉亚激动的转过头,扯着陈凌风的胳膊问道。
“试一试吧,说不定真的可以。”陈凌风指了指前方打扮怪异的男人,然后走了过去。
“这家伙叫什么来着?”陈凌风在心里默念着,不觉间已走到了那个男人后面。
始祖家庭
“对了,想起来了。
嗯,杰克,死亡摇滚的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