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dn2火熱連載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空空妙手誰能防相伴-gtut2

Home / 其他小說 / tqdn2火熱連載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空空妙手誰能防相伴-gtut2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陆蕴儿见他被气成这样,心疼不已,而以他这种状况去挑战绫罗,只能有死无生。
因此,她疾步迎上,将他手臂拉住,抽噎道:“姬叔叔,你别生气,绫罗姨娘说得都是气话,蕴儿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姬叔叔现在还有一件牵扯白莲会的大事需要你去做呢!你可不能为了这点小事意气用事,把正事耽搁了呀!”
姬飞雪听得一愣,被骂得发胀的大脑,才慢慢冷却下来。
这时,知道多也深知此时去挑战罗刹岛实属不智,也忙上前低声道:“蕴儿说得对!总舵主你听我来分解分解哦!我觉得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去追赶驱虎山神黄海山,如果让他回到老巢,恐怕就难了!”
乔八也劝道:“知了猴分解得对茬!不就是被个娘们说落几句嘛!算什么呀!又不耽误吃,又不耽误喝的!总舵主何必置这个气呢!我们还是赶紧去追回至宝重要!”
姬飞雪这才收了长剑,冲着他们点点头,又回头瞅着陆蕴儿。
脸上露出悲凉之色道:“蕴儿啊!你说的对!我个人之辱,较之于会内大事,这不算什么!好吧,我就听你的,不再与她们争纠,可是……你还要留下,不跟我们走吗?”
陆蕴儿只是拉着他,含泪摇头。
姬飞雪打量着她,长叹一声道:“好吧,你也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作主吧!既然这样,叔叔与你就此分别!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说罢,拉开蕴儿的手,扭身而去,乔八与知道多,也各自抱拳望着蕴儿道一声
“蕴儿,保重!我们走了!”
随即转身,跟随在姬飞雪身后,眨眼间,已经消失在野径尽头。
空留下陆蕴儿立在那里,瞅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珠泪双流。
绫罗走到陆蕴儿身边,将她揽在怀里,一只玉手轻轻在她的乌发上摩挲,口里叹道:“蕴儿,你也看到了,听到了!这些中原武林的人,个个本事平庸,但却最看重出身,门第,对比自己弱得,他们持强凌弱,对比自己强的,而出身不好的,他们从骨子里瞧不起他们,又会结伙来排斥羞辱。
经此一战,中原武林的各大门派被罗刹岛杀得全军尽没,丢进颜面,他们必然痛恨罗刹岛,而从此,天下没有人不知道肃羽是罗刹岛妖女的遗腹子,他们不敢怎么样罗刹岛,又自然会把仇恨强加到你们身上!
肃羽是我的儿子,血统难改,可是你是白莲教陆总舵主的女儿,却也要因此受过,我……真是于心不忍!”
说罢,又已经泪湿衣襟。
陆蕴儿忙拭去泪痕笑道:“绫罗姨妈,你说哪里话呀!我心里只要羽哥哥对我好,天天陪着我,我就知足了!
再者说,江湖上不也有人把白莲教叫作邪教吗?就像姨妈刚才所说,不论什么门派里面都有好人,也会有坏人,对于我来说,羽哥哥宠我,疼我,他就是天下最好的人了!我才不在意别人的说法呢!
不过,别的都好说,万一有一天,羽哥哥对我不好了,绫罗姨妈,你可要给我出气才好!嘿嘿”
绫罗被她一席话逗得破涕为笑,连连点头答应。
听到绫罗的一席话,旁边的太白鹤也不免勾起自己的心事,瘦削的脸上,尽是凄楚悲怆之色。
他拉着肃羽,亦叹道:“你母亲说得对!中原武林,所谓险恶不止是表面的争斗,而更在于人心!记得当年,我只教你武功,却不愿收你为徒,就是因为入了灯花谷,不论你偷不偷,也不论你是否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终究会永远背上一个贼字!被江湖的名门大派瞧不起!但即使这样,此后的江湖,也不免会因为我的原因,要抹黑与你了!孩子啊!是为师拖累了你呀!”
肃羽一直纳闷太白鹤为何不愿正式收自己为徒,今日方才明白师父的一片苦心。
见他那样难过,也不由得泪奔,动情道:“肃羽幼时,寺里众僧死散一空,若那时没有师父在庙里朝夕相处,传我武功,教我做人,也没有我的今日!
母亲生我艰难,还特别派紫罗姨妈照抚我,默默关注着我长大,你们都是我生命之中最亲最近之人!
我自不会因别人的眼光,自轻自贱,更不会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轻贱你们,有所抱怨!”
说罢,搀扶着太白鹤走到绫罗身边,轻声道:“母亲,孩儿有一件心事,多年未了,今天有母亲在这里,我想让母亲为我作证,我愿现在就正式拜师!望你们二老成全!”
白衣
绫罗不仅又泪下道:“好孩子,我以前常听你紫罗姨妈提起你师父,说他对你极好,我那时也就放心许多,今日你正式拜师,为娘我真是高兴的很呢!我愿意给你作证!”
说罢,自己也翩翩给太白鹤拜下,感谢他对肃羽多年的教辅之恩。
紅色 帝國
太白鹤见肃羽出于真心,一时心中欢喜,不再推辞,又是喜又是泪的答应下来。
肃羽就要跪倒拜师,陆蕴儿却撅起小嘴儿道:“你们是最亲的人在一起,也没有我的事了!我走了!”
说罢,转身要走。
绫罗赶紧笑着上前把她拉住道:“哎呀,蕴儿呀!你可是我未来的儿媳妇,是我们家最重要的人了!我们母子可都要伤心死了呢!刚才是我儿子没说清楚,你别介意,为娘我替他给你赔不是!”
一句”儿媳妇”说出,听得陆蕴儿红了脸儿,却喜在眉梢。
肃羽也慌忙解释,一时口不择言,竟然磕巴起来。
陆蕴儿见他着急的样子,内心大乐,”噗嗤”笑了。
太白鹤也大笑道:“蕴儿不生气了就好!我收你做徒弟,还不是贪图蕴儿天天能给我弄酒喝吗?若蕴儿都生你气了,我收你这个徒弟还有啥用呢?呵呵”
四个人都不觉畅快大笑起来。
战龙
陆蕴儿蹦跳着搀扶太白鹤在旁边的一截木桩上坐定,肃羽“扑通”跪下,“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
才道:“今日实在仓促,连给师父奉酒三杯,都没有!望师父见谅!它日徒儿我一定给你老人家补上!”
陆蕴儿心疼肃羽,忙过来拉扯他起来,嘴里道:“师父又不是外人,是不会怪你的啦!等过了这几日,我给师父弄三坛子酒补上!嘿嘿”
太白鹤探手摁在肃羽肩头亦笑道:“小丫头,肃羽跪一会儿你就心疼了!别急,我还有话说呢!”
陆蕴儿撅嘴道:“有什么话呀?不能起来说!地上可凉呢!”
太白鹤也不答言,笑呵呵瞅着肃羽道:“今天是师父今生最开心的时候!比当年跑到皇宫里偷喝御酒都开心!既然我收了你这个徒弟,按照规矩,师父应该给你点见面礼!正巧,今天我就有一件宝物交给你!”
说罢,手插到怀里去摸。
蕴儿听说有宝贝,弯腰探头去瞅,嘴里欢喜道:“师父你哪里来的宝贝?我猜一定是偷黄海山的吧?不过,那个死老头子把你害苦了!应该偷他!”
太白鹤点点头,笑眯眯道:“蕴儿就是聪明!你猜得差不离!这件宝贝你也认得!给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罢,故意缓缓把手自怀里拿出,肃羽与陆蕴儿一看,都不觉大吃一惊。
陆蕴儿不等肃羽去接,一把夺过来,望着太白鹤惊喜万分道:“师父!师父!这……这宝莲御令你是怎么拿到的?你……太厉害了!”
肃羽也是惊喜万分道:“师父,这宝莲御令被黄海山拿去,必然悉心贴身收藏,你一直被他困在囚车里,是怎么弄到的?”
太白鹤一阵笑,将肃羽拉起道:“你可别忘了,你师父可是灯花谷的大弟子!你母亲用长绫将我三师叔缠住,当你喊住你母亲放了他之时,他倒地呕吐,我急忙跑去将他扶起,他把宝莲御令藏在身上的位置,我早已经知道,因此,就在那个时间,便借机把它取回来了!呵呵”
肃羽这才明白,宝贝失而复得,蕴儿正高兴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立刻忧心忡忡起来。
她望着太白鹤道:“宝莲御令你拿回来了是好事,可是你应该提前跟我说一声呀!我也好和姬叔叔他们说,如今他们不知道,还以为在黄海山那里,又要去讨要!势必一场鏖战!这可怎么办呢?”
太白鹤摇摇头道:“蕴儿呀!我要那时候说出,按照姬飞雪的执拗性情,他们纵使得了宝贝,也不会轻易离开,与罗刹岛难免一场争战!那时候,你与肃羽卡在中间,又该如何行事呢?
另外,我觉得这宝莲御令乃是可以挑动天下的利器,一定要掌握在一个可以信赖之人的手中,所以我以为,我的师父他老人家雄心太炽,不行,二师叔为人狡猾,最善于投机也不行,我三师叔自然也不行,至于那个姬飞雪……他为人过于偏执,冲动,日后,必遭小人谋害,所以,亦不是可托付之人!以为师只见,这个宝贝只有肃羽你们两个拿着最为妥当!”